爱情故事

花开花,无差。


——————————


魏花匠极会养花,春夏秋冬,四时皆繁。春天的山茶,夏季的米兰,秋日的菊,冬时的水仙。


他的花店从不挂牌子,单就姹紫嫣红的花簇在门口,进来买花的人便从没少过。


他自个儿养花,自己拿来看,开了店,却不急于卖钱。


魏花匠其人,自小就没什么雄心壮志,所以能随心所欲地在大好时光,搬着椅子躺在阳光底下,被花围拥着睡懒觉。


软趴趴的头发搭下来,阳光为它们镀上好看的金边。

白开水第一次来。


他攥着何浮夸给的跑腿费一动不动,阳光冒着热气把他熏得暖烘烘的,红了耳根。他以为是天使下凡,不敢举动,生怕打破了这个梦境。


魏花匠的睡眠不深,...

早上叫起床

白敬亭想了想,还是拨了个号给魏大勋。一阵嘟嘟嘟的铃声过后,传来的就是魏大勋哼哼唧唧的声音,好像是刚从梦里醒过来。
 
“干哈?”魏大勋翻了个身,索索沙沙的声音和他慵懒的嗓音一块滑进白敬亭耳朵里。

白敬亭清了清嗓子:“魏大勋,我怎么有点不舒服。”

魏大勋声音停了下,然后才响起来:“……又胃痛?”

白敬亭把脸埋进枕头里,声音闷闷的:“不是。”

魏大勋:“感冒了?”

白敬亭摇摇头,头发和枕头磨蹭出沙沙声。

魏大勋听他不说话,心里多少有点紧张。即使他知道白敬亭这个小兔崽子,真的要有什么病,痛得死去活来,压根就不会打电话给自己,只会自己咬着牙硬撑过去。

反倒是平时蹭破个皮都能即兴...

自作主张 @申浥朝 给太太的《错误时代》的长评!!!!
这么好的气氛,这么好的文章,我不写点东西都像是在耍流氓。

——为什么你熟悉得令我心悸,我是不是前世见过你?
——……骗子。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流泪,也许是因为这两句话一直在心中挥之不去,固执地逗留着惹我烦忧。
生生世世,顾南衣和白敬亭,合该就不是一个人。
兴许顾南衣走到了奈何桥头,无言地望向荒芜的远方,素白的衣角在黄泉与桥头流转的风中漂泊无定,像是那个抓不住的人,也像是那个人永远都抓不住的他自己。
他会呆立在孟婆面前,看着浑浊的冷汤。
他问,喝了就能忘记吗?
可我不想忘记。
从最初的相遇,那个人意气风发肆意洒脱,东土大唐而来,西天取经而去,另他一番好找...

【1】

天气真好啊。
宇智波佐助,在某年某月某日躺在草地上这样想着。他把一根碎草捻在手上描摹着纹路,失焦的背景是蓝天,和一大片软绵绵的云朵。
而从云海中倾斜出来的金色阳光洒在他黑发上,为它镀上了好看的淡色光圈。

“喂——”
“我说啊——”
突然出现的话语。
宇智波佐助想了想,放下抬起的手,目光聚焦在了突然出现的漩涡鸣人上。
死鱼眼,撇嘴。
两个人脸上是如出一辙的表情。
一阵风吹过。
“为什么这么好的天气,我要在这里遇到你这家伙啊!!”
漩涡鸣人大叫。
“啊,这正是我想说的。”
宇智波佐助闭上了眼睛,从容地回答着。
漩涡鸣人的眼睛眯了眯,弯下腰来,把手攥成拳头,威胁似地在宇智波佐助头顶转了几圈,并没有朝那张欠揍的脸上...

【天津卷】重读长辈这部书

【1】 

应该没有人会在意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每天将自己和水杯堆在图书馆的角落,把一只手搭在桌子上,放肆地显出有些不羁的模样。

书是有些半旧的模样,只能堆在图书馆的角落的那种不是显眼的样子。

每天定时夕阳西下的时候总会有一个黑头发的小子摸着鼻子嘿嘿地询问图书管理员是不是有哪个老头坐在哪个角落。等到知道方位之后会爽朗一笑礼礼貌貌地道谢,笑得六道胡须张扬清爽。

“诶诶,面码爷爷!爸爸叫我们回家了!”

这么叫着的小孩子,会轻车熟路地替漩涡面码端起水杯,将书本夹着,一只手牵着老人回家。

每天风雨无阻。

“真想知道这本书里面说的什么啊——”漩涡奈央把书对在夕阳下左看看右瞧瞧,在金色...

宇智波佐助左手都不见了,月老怎么给他牵红线呢?

【1】

漩涡鸣人第一次了解到小孩子们围着圈圈坐在放学后的公园中会谈论什么。

小时候没有,因为没有一处公园的夕阳中的圈圈,会腾出一个缺口来让自己补齐。长大了也没有,因为只要大英雄漩涡鸣人一站在那里,哪还会有什么圈圈。围成圈圈的小圆点都分散开,直朝大英雄撞过来。

现在旋涡鸣人摸了摸自己变小的鼻子和脸上的六道猫胡须,嘿嘿的笑着跟一群小朋友围成一个圈圈讲悄悄话。

“我昨天背着妈妈买了一罐小饼干,里面还抽出了鸣人卡!”一个棕色头发的小子得意地拿出一张金光闪闪的卡出来炫耀。卡片做得十分精致,饶是因为小孩子背着夕阳看不太清卡片上的画,漩涡鸣人都不得不感叹一句真是画得太帅了。

“这个是四代目!”一旁...

空巢老人与留守儿童的互相嫌弃的一生(2)

【3】

这是世界上最令人痛心的事情,也是十七岁的宇智波小少爷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你居然真的把这一堆残次品给带回到家里!!!”

他指着一摞整齐堆放的书憋着声音叫到,连目光都不愿意去触碰这堆书一下。

书是无辜的,但它暗红色的外袍与金色镶边的华贵怎么也掩盖不了它书背上一溜的数字从一直接跳到了四。

连二三都没有的辣鸡,宇智波出版社就是一堆辣鸡。佐助放肆地那么想着,坐到了看不见那堆书的餐厅。

“……”

  在沉默局面中的宇智波佐助收起了像看小叔叔一样的眼光,开始从第四册书看起。瘦长的手指轻巧地划过略微有些凹陷下去的烫边的宇智波几个字。

纸张处理得很好,没有一大股新开...

空巢老人与留守儿童的互相嫌弃的一生(1)

30原著鸣x30原著佐

19现代鸣X19现代佐

平行空间穿越设定,空巢老人们教留守儿童谈恋爱,但是他们自己却并没有在恋爱所以被小朋友反教导的故事。

佐助-19    宇智波佐助-30

————————————————

【1】


宇智波佐助依稀记得捡到这个空巢老人已经是十一月的事情了,现在沐浴在一月的冷风中,思绪万千。

这个看起来跟他眉目之间一模一样的男人,大约三十多岁,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头发,

比他柔顺得多。

“了解你们这里的历史哪本书最详细?”蹲在书店最角落的宇智波别了别柔顺的头发然后直直的盯住五颜六色但都包装精细的厚厚的一排书籍...